第6章 他是不是也喜歡自己?

發布時間:2020-01-16 23:45:15|字數:3576

這時候,沈旭收起了筆記轉過身來,看著許吟吟的舉動,微微低眸開口道:“在干什么?”

許吟吟抬頭看見沈旭走了過來洗手,好奇的問道:“這是什么?”

沈旭擦了擦手,轉頭掃了一眼瓶子:“腦子。”

“嗯?”

腦子?

許吟吟被沈旭這倆幾個字嚇的手一哆嗦,把瓶子碰倒了,她第一反應就去扶,不扶還好,倒桌子上了,她這一扶神操作,直接把瓶子鼓搗到地上去了,玻璃瓶子竟然沒碎,可是那個名曰‘腦子’的東西溜了出來,

“對不起!”

她有些懵逼的看了一眼沈旭,然后立馬蹲了下去,試探性地問道:“我裝起來?”

她馬上又站了起來,正好撞到準備彎身的沈旭,她好像聽見了骨頭的聲音,自己餓的頭也一陣生硬。

這一下絕對不輕,她抬頭看見沈旭微微皺起眉頭,而且鼻子有些紅,她剛說完對不起,沈旭的鼻子就掛著一絲鼻血。

“對不起……”

許吟吟皺眉,立馬從包里抽出紙巾,遞給沈旭:“師兄,你流鼻血了。”

沈旭接過紙巾不忘說了句謝謝,不慌不忙的擦了一下鼻子,然后走進了旁邊的門。

許吟吟有些心虛,沒有跟上去,看著地上的東西不知道是該裝好,還是不裝,她這個破壞王真是從來不讓人失望,破壞力極強。

她看了看地上,又好奇的歪著身子看看里面教室,這時候沈旭就從里面出來了,手里拿著一個袋子,鼻子已經沒有流血,她也心安了一些。

兩個人眼光對上的時候,她感覺沈旭不自覺的躲了一下,躲?許吟吟心想也許看錯了,應該自己才對,是她做錯了事情,她有些內疚的抿了抿唇:“師兄,你鼻子沒事吧?”

沈旭只是淡淡的恩了一聲,然后轉身拿起旁邊的白色手套戴上,又拿出一個小袋子,然后蹲了下來,將地上那個‘腦子’撿起來放進了透明袋子里,接著就丟進了垃圾桶。

許吟吟微微皺眉,再次和沈旭確認:“不要了?”

“嗯。”

許吟吟猜想肯定是因為自己把它碰掉地上了,搞臟了,沈旭才會扔掉,她更加歉疚,腦子里又轉了一下,她支吾了一下:“對不起,師兄。”

沈旭轉頭不深不淺的看了一眼許吟吟,然后頓了一秒,一邊脫手套,一邊輕描淡寫的道:“那個本來就要用的。”

許吟吟將信將疑的看了一眼沈旭,心想:難道,沈旭師兄因為怕自己愧疚才這樣說?這么說沈老師是不是也喜歡自己。

想到這里,許吟吟不自覺的笑了起來,這時候,沈旭正好回過頭來,許吟吟有些尷尬的停頓了一下,然后立馬收回笑容,又立刻裝作一副歉疚的態度,她低頭注意到沈旭的衣服上沾了兩小粒血漬,是剛剛流的鼻血。

沈旭微微瞇了一下眸子,他轉過身子洗了一下手,然后擦手后開口道:“你有什么問題問我?”

嗯?

許吟吟突然被cue,其實她來不是為了問問題的,所以經過這個插曲之后,她已經完全忘記剛剛百度的問題了,所以她只好立刻找了個借口:“師兄,我突然想起來有個事情要走,我回頭給你發微信吧。”

說完話,她立刻笑了笑緩解尷尬。

沈旭微微點頭,表示自己聽到了。

許吟吟在心里微微吁了一口氣,真的是多一句話都不會說呢?好酷啊!

她很識趣的說了句再見,然后立馬拿起桌子上的包,朝著外面走去。

一路上,她就在想,到底是那個名曰‘腦子’的不明物體是真的要扔,還是因為沈旭師兄在乎她呢?

“我的天啦!”

許吟吟心里嘀咕著,看了一眼天空,上天啊,你告訴我吧?

“有毛病啊?”

這個聲音特別耳熟?

許吟吟聞聲回過頭去,看見那個王小鹿口中的校草真用鄙夷的眼神看著她,那表情好像在看個傻子。

傻子?

嗯?

許吟吟真是無語,自己把自己比喻成個傻子,不過她才懶得理他呢?當作什么也沒有看見一樣,繼續往前走。

“喂!”

隨著聲音落地,男生立馬攔在許吟吟的前面,皺著眉頭:

“你沒看見我嗎!”

許吟吟不想和他有過多交集,立馬繞開男生,往另一個方向走去。

男生眉頭緊皺,立馬拉住許吟吟的胳膊:“喂,我跟你講話,你聾了嘛!”

許吟吟身子微微一顫,抬頭嫌棄的看了男生一眼,眼前的男生真的是很幼稚,說不定一會兒還鬧出什么荒唐的事情。

她裝慫的微微點頭:“聽見了,嗯……,太子,您說?”

男生很明顯被許吟吟突然的轉變驚訝到了,歪了歪頭:“你神經病啊!”

許吟吟立刻點頭:“是的,而且這種病會傳染,你要離我遠點。”

說著話,許吟吟搖了搖手,轉身就走。

“太子!太子……”

身后傳來男生的聲音,應該是那個人的朋友來了,她就繼續朝前面走了。

…………

推開宿舍門以后,許吟吟以為自己走錯了路,她退了兩步,確認了是906啊。

整個宿舍的人都拖著椅子坐在一起,拉著毛線,嘰嘰喳喳的討論著。

王小鹿發現是許吟吟回來了,挑了挑眉疑惑道:“喂!許吟吟你不是說回宿舍了嗎?怎么現在才回來?我都回來半天了。”

許吟吟聳了聳肩:“不小心,迷路了。”

“吟吟,你這身上怎么了?”

“對啊,吟吟你怎么了?”

看著舍友一個個好奇的眼神,她半開玩笑:“不小心撞到了別人的醋壇子,你們干什么呢?一個個跟織女一樣?作業?”

“不是啊!馬上天不是要冷了嘛?織圍巾啊?”

“吟吟,我買了很多線,你要不要織啊?”

許吟吟立馬搖了搖頭:“不了,我不會。”

“我們都不怎么會,這不才扎一起商量嘛!”

“算了吧,我手殘。”

許吟吟這雙手除了畫畫基本上是殘的,她才干不了這心靈手巧的活。

她找出自己的干凈衣服,腦子里還在想著那絕世美顏的沈老師,戀愛的感覺,哈哈哈。

“你這美滋滋的傻笑,你快把飯吃了吧,一會兒都涼了,費了姐姐8塊錢呢。”

王小鹿手里鼓搗著毛線,一邊湊過來說著:“你知道為什么大家都在織圍巾嘛?”

許吟吟一邊脫衣服一邊應聲:“為什么?”

王小鹿又湊近了一些,特寶貝的說:“最近學校好多女生拿著圍巾告白的都成功了,然后女生都織圍巾,聽說都靈驗了,所以,大家有男朋友的就織圍巾給男朋友,沒男朋友的就織給心上人,或者誰?這不全都織起來了,看這天氣馬上深秋了。”

許吟吟挑了挑眉:“好歹我們還是高等教育的大學生,咋還這么迷信。”

王小鹿忽然又八卦的看著許吟吟,特小聲說著:“你不是特別喜歡沈旭師兄嘛!那你不織一條送沈老師,跟他去告白,說不定就成了。”

許吟吟拉了拉衣服,是啊!沈老師,揚頭想了想開口:“你這一說著有理啊!走,瞅瞅去。”

說著話,許吟吟端起飯盒就湊到人堆邊上。

王小鹿撇了撇嘴:“剛剛還說我們迷信呢?這么就打自己臉。”

許吟吟轉頭朝著王小鹿翻了個白眼。

倒不是說這圍巾能成什么事,不過能親手給沈旭織圍巾不是顯得特誠心嘛?

而且今天把他的東西打爛了,鼻子還碰出流血了,她應該要賠他東西不是。

想到這里,許吟吟又回到自己的桌子前面,拿起手機給沈旭發了個信息:沈旭師兄,真對不起,今天打破的東西,是什么‘腦子’,我賠給你。

這個消息發出去以后,她又陷入了漫長的等待,感覺比上一次還長,中午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也睡不著,手里揣著手機,上次也沒回信息,她心都快涼了。

突然手機震動了兩下,她心里一激動,拿起手機一看是兩條短信,還是不認識的號碼。

她打開短信,一個是一張照片,一個是文字:這個不要?那我撕了?

她微微皺眉,這個東西怎么在不知名的人手里,她回憶了一下,好像是那天去完大使館后,東西就塞雙肩包里。

那天自己的雙肩包貌似是被那個校草拿去了,所以這個號碼是校草的。

他怎么有自己的號碼?

呃,對了!

許吟吟想起來今天上午下課的時候,他搶了自己的手機,估計撥了號碼,她翻開通訊錄果然有通話記錄,也怪自己嫌麻煩,手機也沒弄密碼。

她翻出來回了個信息:要。

那邊信息倒是回的很快:加我微信,給你發定位,自己來拿。

許吟吟加了微信,他的微信名字是個T字母,頭像是自己照片。

她覺得這個人肯定又憋著壞,她眨了眨眼睛,又陷入沈旭為什么還不回她信息的悲傷中。

手機又震動了一下,她又激動的抬起手,一看是校草通過了請求,確實發了個位置,游泳館,還加了文字:立馬過來,5分鐘。

5分鐘?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青春校園小說《跟男神官宣之后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0666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0666/3425046 閱讀此章節;

电子游戏娱乐城